物流行業上半年投融資盤點:100億資金一半入零擔,一半向技術

    來源:運聯智庫(ID:tucmedia)日期:2020-07-13瀏覽1401次

    2020年的開頭比往年更難一些,突發的“黑天鵝”事件打亂了經濟活動的節奏。整個經濟下行、資本寒冬的大背景下,疫情期間,作為國民經濟的主動脈,物流行業的基礎性作用得到凸顯。

    不同于此前互聯網大潮席卷下的資本環境,如今的資本看待行業更加理性。根據此前運聯研究院統計數據顯示,近5年來,物流行業融資筆數呈連續下降趨勢,從2015年的168筆斷崖式下跌到2019年的66筆。

    在資方、企業都捂緊“錢袋子”過日子的時候,企業的優劣勢被放到放大鏡下,此時的資本流向更具有定格局、定趨勢的意義。那么,這個時候資本如何看物流?

    半年融資113億元,一半流入零擔

    2020上半年,物流行業融資筆數及金額都有明顯縮水。運聯智庫根據公開數據整理發現,上半年物流行業完成36筆融資,總融資金額共113億元;2019年同期數據為47筆,共177億元。



    無論是從數量上還是從總金額上來看,疫情對資本活動的節奏都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首先,行業更加聚焦。

    過去的半年中,疫情強硬地改變了人們的生產生活方式,最明顯的表現為居家時間大幅延長。這一定程度上催化了線上經濟的井噴,電商、生鮮、技術等需求被放大,類似生鮮電商這樣的行業,銷售額在短期內甚至出現了2-3倍的增長。



    反映在物流行業中,可以發現不同于往年的百花齊放,今年上半年資本的流向更加聚焦,物流技術、生鮮供應鏈、零擔快運行業的融資總筆數達30筆,占據上半年總融資筆數的近85%。

    第二,融資需求爆發。

    從整體的融資節奏來看,整個物流行業的融資環境不容樂觀。疫情發生前的1月份,融子筆數也僅有4筆,低于去年全年的平均值6筆。這種情況在3、4月份得到明顯改善。



    一方面,疫情之下,線下活動減少,部分年前基本談成的融資走到最后交付階段,而受疫情影響最后一步有所拖延;另一方面,疫情也暴露出一些細分領域的機會、物流行業整體面臨的痛點,比如生鮮冷鏈、物流技術的需求被放大。

    第三,推動細分領域市場格局成型。

    從融資額的維度來看,上半年流入物流行業的資金近113億元;其中,僅零擔快運領域就達到63.24億元,占總融資額的56%。如果細分來看的話,我們會發現,其中大多數流入了安能、順豐快運、壹米滴答、德邦等小票零擔領域的頭部企業。

    作為快遞之后最有望在可預見的時間內形成標準化操作體系的快運領域,頭部企業“馬太效應”之下,全網快運逐漸進入多強并立的時代。巨頭之間的拉鋸戰,都將是貼身肉搏式的對抗。疫情期間,頭部的零擔快運企業從“價格戰”打到“云招商”、“0加盟費”、大票零擔市場等,可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從企業規模來看,頭部的企業如安能、百世快運、壹米滴答、順豐快運等企業都達到了3萬噸/天的規模,與二線快運拉開了較明顯的距離,通過各種方式整合存量市場。資本的流入不僅為頭部企業渡過寒冬提供了充足的子彈,更是在恐慌的市場環境下,儲蓄了足夠的整合市場的底氣。

    另一方面,市場的恐慌對一些意欲組網的人而言也是一個機會,頭部格局加速形成的過程中,從來不缺新的參與者。通過融合區域網、專線等資源,零擔快運領域近日又新起兩張網絡——青藤快運、蟻鏈。相比于往年,疫情對中小企業生死的沖擊,一定程度上催化了零擔快運領域的繁榮景象。

    18筆融資,物流技術占一半

    疫情期間,物流行業誕生了“無接觸配送”的概念。實際上,“無接觸配送”背后的物流技術一直是近年來物流企業追求的降本增效之路。而“無接觸配送”這一概念主要是在合適的時間為物流技術創造了一個使用場景,疫情恰如其分地打開了物流技術應用的窗口。

    與零擔快運領域融資額占總數一半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物流技術融資筆數達到了18筆,占上半年總融資筆數的一半;其中,又有近一半發生在A輪及A輪前這樣的早期。疫情這樣的突發狀況對物流行業的成本、效率、穩定性、敏捷性是一次考驗,這些需求逐漸放大了行業數字化改造的需求。可以看到,上半年物流技術成為資本眼中的香餑餑,投資主要集中在無人化、SaaS、資源利用效率等方面。

    此前,在菜鳥網絡辦的“2020全球智慧物流峰會”上,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張勇表示:“物流是走向未來數字經濟時代的基礎設施。而在當前高度不確定性的商業環境下,數字化是面向未來最大的確定性。”

    某種意義上來說,正如物流是資本在O2O大潮中掃出來的一個細分行業那樣,資本在這個行業早期的打法,也循著互聯網的打法,即花錢買速度。某一商業模式一出來資本迅速流入,“燒錢”做規模,整個生長過程相對粗放。資本驅動下的物流這一戰場,相比從前進入了一個高速增長的時代,但也并沒有像資本預想的那樣三五年內就定下格局。這一定程度上拉低了投資人的心理預期。

    在隱山資本合伙人董中浪看來,行業高速發展時,往往也會經歷一個泡沫化的過程。因為用增長可以掩蓋一切問題,而當大家融不到錢、拿不到訂單、貨量不增加的時候,降本增效的需求就變得極其迫切;那些被增速掩蓋的問題開始暴露出來,科技創新型的企業就迎來了機會。

    物流這個講究效率的行業里,任何不能提升效率的科技都是耍流氓。因此董中浪認為,看物流技術主要奉行六個字:簡單、粗暴、有效。

    事實上,物流領域目前打得火熱的快遞、快運,其“價格戰”背后的支撐是成本戰、效率戰。物流行業早已過了“講故事”的時代,開始講究本質上的效率邏輯,大家意識到,不管燒多少錢沒有燒出效率來,談不成賺錢,企業也就沒有存在的價值。

    疫情短暫地打斷了物流行業的整體運行,一方面加速了產能的出清,另一方面也在將物流行業的弊端放大。這一定程度上也將行業帶到更精確的發展方向上來,讓有限的子彈打到對的地方去。



    另类人妖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