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行業數字化艱難轉身,物流已從數字化走向數智化快車道

    來源:中國工控網日期:2020-11-10瀏覽695次

    疫情加速了社會生產生活的數字化轉型,物流產業也經歷著自己的“拐點”。

    事實上,近年來,在政策環境和技術進步等利好因素的推動下,物流領域的智能落地和應用進展得如火如荼。一方面,物流行業的發展受到了物流科技的深刻影響;另一方面,物流行業的科技應用也為技術的發展提供優渥土壤。

    在這樣的背景下,雙十一的電商狂歡成了對物流行業的小考。在科技的入局下,不論是物流需求增速顯著,還是物流行業數字化的艱難轉身,物流都已經走向從數字化到數智化的快車道。人們也終于認識到,物流行業已不再是從前那樣。

    陳根:當物流覺醒,從艱難轉身到仍在“拐點”

    從傳統物流到現代物流

    物流產業是少有的復合型產業,它融合了信息業、運輸業、倉儲業和郵政業等多個產業。扮演著數字經濟重要角色的物流服務,聯結著生產者、銷售者和消費者,是企業生產和銷售的重要保障,更是國民生產生活的關鍵支撐。

    縱觀零售業發展歷史,從傳統線下模式到電商模式,再到當下的新零售革命。物流行業發展與零售業變化息息相關。

    傳統物流更多的是物理意義上的物品流動,最大目標是給企業帶來運營效益。線下零售時代里,各家制造商企業開始建立自己的物流線,用于自家商品的倉儲、調度和運輸。因此,就逐漸演變出生產供應商和經銷商的關系,一些私立的物流團隊開始承擔運輸任務。至此,生產和物流開始逐步分離。

    隨后,第三方物流公司開始出現,運輸渠道也更加多樣,物流線分布于海陸空。這個時候的物流技術更注重于產品運輸的效益,既能夠提高生產供應商的上產效率,也能夠加快產品運輸的效率。這也讓傳統物流技術和交通行業緊密聯系,許多與交通相關的熱點技術被融入到物流行業中,包括物流網絡的構建、物流路徑的智能選優、倉儲選址以及物流航線規劃等。

    直到線下零售時代后期,計算機熱潮開始席卷全球,更多物流公司也具有了自主開發的相關物流軟件。比如,用于物流路徑的規劃系統,物流物品跟蹤的GPS定位系統以及物流財會分析的ERP軟件等。

    當物流業將被注入信息技術血液,很快,零售業就迎來了電商時代。這一時代的物流,就是我們知悉的現代物流。

    事實上,現代物流業的迅猛發展正得益于電商事業的發展。隨著電子商務公司的出現,物品運輸不再局限于生產商和經銷商之間,更是發展到每一個消費者身邊。每個人都成為了物流網絡中的一個節點,網民在電子商務網站上下單一件商品,都會需要物流團隊來提供物流運輸服務。

    于是,電子商務重新定義了物流產業,物流不再只是生產端與銷售端的橋梁,而是直接延伸到每個消費者。物流業經歷了從可以應對B2C零售模式到B2C一體化零售模式,再到最終可以應對2B2C融合零售模式。這一過程中,計算機技術推動了物流行業的進步,物流行業則帶動了電商的發展,兩者相互支撐形成現代物流體系。

    時至今日,現代物流體系已高度依賴于計算機和現代通信技術。從阿里巴巴到京東,再到后來數以千計的電商平臺慢慢茁壯起來,物流承擔著不可忽視的作用。

    其中,物流的調度計算依賴于具有高速計算性能的設備終端與最優的智能算法,物流的信息分享依賴于成熟的智能可視化技術與高質量的通信技術。物流的平臺一體化更依賴于各種高性能的分布式計算機系統,物流產品的跟蹤和追溯依賴于日新月異的物聯網技術和嵌入式通信技術等,現代化物流體系也因此成為計算機技術和通信技術驅動的大平臺化架構。

    陳根:當物流覺醒,從艱難轉身到仍在“拐點”

    物流產業仍在經歷“拐點”

    現在,隨著電商的壯大和直播電商時代的全面到來,想要緊跟零售行業發展的腳步,再次創造零售業的新時代,物流業也必然面臨更新。當疫情加速了社會生產生活的數字化轉型,物流產業也經歷著自己的“拐點”。

    得益于線上零售業(約占社會零售總額的四分之一)的快速發展,中國的快遞業在過去的十年中增長迅猛。

    未來智庫數據顯示,全國快遞業務量(包裹數量)從2009年的19億猛增到2019年640億,復增率達42%;同期線上零售額的復增率為45%。自2014年以來,中國的快遞市場按快遞量計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在蓬勃發展的國內線上(網上)零售的推動下,中國快遞市場按收入計目前是僅次于美國的第二大市場,而至2020年更可能成為按收入計最大的市場。

    在物流需求增速顯著的另一邊,卻是物流行業數字化的艱難轉身。對于倉儲來說,隨著各行業的發展,倉儲端對于效率提升、管理精細化、操作誤差性等各方面需求越來越高。顯然,傳統勞動力無法再充分滿足這些需求。

    此外,近年來電子商務高速發展。電子商務具有訂單海量性、時效高要求、批量小、頻次高等特點。但是,電商業務波動明顯,例如在618、雙11期間,訂單量階段性暴漲導致倉儲端勞動力需求不穩定,從而產生招工難、管理難等一系列問題。因此,電商業務就需要更靈活、方便的管理方式。

    在物流運輸上,從2013年到2019年,我國第三方物流規模翻了三倍,市場份額達到 2825 億美元。然而,中國社會物流成本占 GDP 比例卻居高不下,整個行業呈現出“規模大、效率低”的特征。

    其中,“物流成本占 GDP 比例”是衡量物流效率的重要指標,占比越高,物流行業效率越低。對于中國社會物流 15 萬億左右的總市場來說,成本比例每下降 0.1%,對應的收益都是百億級別。2019年,中國物流成本占總GDP 比率為 14.4%,而同一時間,這個數字在美國只有 8% 左右。

    在居高不下的物流成本中,近年來運輸成本占物流總成本比例均超50%,降低運輸成本是物流行業降低成本的重要手段。而運輸成本中的人力費用和燃油費用則占比較大,存在可壓縮空間。

    對于末端配送,存在配送需求多樣、配送時間沖突、效率低下及成本高昂等突出問題。偏遠農村及交通不便,地區道路限制性較強,或者某些地區訂單分散即單位區域訂單密度較小,這些因素均導致配送成本較高。

    當然,不論是物流需求的增速顯著,還是物流行業數字化的艱難轉身,物流都已經走向從數字化到數智化的快車道。比如,在倉儲端,菜鳥在2019年便投入了全球最大的智能倉儲系統、中國新一代智能倉、數字倉。尤其是位于無錫的新一代智能倉,在人工智能的調度下,多種不同類型超千臺機器人協同作業,發貨能力比上一代提升 60%。

    陳根:當物流覺醒,從艱難轉身到仍在“拐點”

    此外,電子面單的升級,則使得分揀效率提升 30%。盡管包裹上的電子面單只有一張紙帶幾個漢字、數字和條碼組成,但其背后卻是強大的物流樞紐,它使得每一個包裹在上億件包裹海中都能被識別、處理,進而被成功配送。

    為備戰今年的雙十一,電商總倉、前置倉、網格倉,驛站備貨倉、門店倉等各種倉存層出不窮。究其原因,是電商為了增加消費者的消費體驗,促進銷售,讓倉庫,讓貨品離消費者越來越近,這也讓消費者感覺快遞越來越快。終于,電商改變了銷售模式,也讓物流模式發生改變,而這種改變則衍生了更多新的物流服務。

    比如,今年天貓和京東都采用的“預售極速達”模式,在消費者支付定金時即開始倉儲儲備。預售商品將會前置到距離消費者最近的快遞站點、快遞驛站、社區收貨點,待消費者支付尾款后,終端即可進行“最后一公里”的配送,包裹就從收貨者身邊發貨,“尾款人”瞬間變成“收貨人”。

    顯然,先進技術與傳統物流領域的融合過程是長期且具有變革性的。一方面,技術從發展、應用到大規模商業化的過程不是一帆風順的,需要長期的技術積累以及與行業具體業務的相互磨合,同時受到外部條件因素等的限制;另一方面,在融合發展之中技術會逐漸改變行業的發展特征,從而在這個過程中會涌現出新的商業模式。在后疫情時代,物流產業仍在經歷自己的“拐點”。

    另类人妖在线